当前位置:首页 > 新生报

新生报

杏花春雨中的老花镜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8-07-09
  • 字体:

如朴树的歌唱的那样,“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用相机记录过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就的奇观,也看尽了世态的炎凉,人情的冷暖,唯有一个场景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淡忘,反而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在眼前:一座小村庄,一个小院落,一棵花团锦簇的老杏树,树下坐着一位等待儿子归家的母亲,这就是令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家。

我长年在外工作,奔波于山水之间。母亲早已习惯了我的忙碌,也从不抱怨。每逢节假日,她就坐在那棵老杏树下,倾心凝望着我的归程。

韶光易逝,年华易老。如今的我已戴上了老花镜,这让我想起了母亲在多年前的除夕夜戴花镜看春晚的情景。

那年冬天我回家过年,发现无情的岁月在母亲的身上留下了痕迹,头发白了,眼睛也花了,我和妻子便带着母亲去买老花镜。琳琅满目的橱窗里她挑选了样式最简单,价格最便宜的一副,开心地对我说:“就这副吧,看得最清楚。”我知道母亲是怕花钱,节俭已然成了她的习惯。

除夕夜的那晚,母亲笑逐颜开地戴着那副老花镜与我们一同包饺子,看春晚。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围在她身边嬉闹着,暖暖的情愫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母亲欣慰地说:“这就是家。”

回忆到这里,泪已遮迷了我的眼。如今,自己戴上了老花镜才发现,看近处的事物清清楚楚,稍微有些距离则是一片模糊。原来当年母亲戴着花镜过节是想把儿子的心意带在身上,她看的不是春晚,而是一家人的幸福与团圆。

母亲是在一个春天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的,时隔几年,我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只记得母亲去世的那一天,春雨霏霏,院子里的杏花凋落满地。

我多么希望能再为母亲买一副老花镜,让她在天上也能看见我洗涤后的心灵,干净、明亮,不再落满尘埃。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也会如母亲一般,过着克勤克俭、质朴无华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