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回眸

历史回眸

宽大释放原国民党党政军特人员工作追忆(一)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12-10
  • 字体:

  1975年9月中央作出关于宽大释放在押的原国民党县团以上党政军特人员的决定。我们有幸具体参与这项工作的全过程,回忆起来,深深感到党中央这一决策的英明正确,政治影响巨大,收效甚佳。

  先摘录几段被释放人员的感言:

  我们过去站在反动的立场上,总是错误地估计形势。解放战争时,只看到国民党的表面强大,看不到国民党反动派腐朽没落行将灭亡,死心塌地为蒋匪服务;美帝侵略朝鲜,又认为时机已到,幻想变天,成了历史的罪人。现在我们服了,是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教育改造,是我国原子弹爆炸、卫星上天、联合国恢复新中国的合法席位的事实征服、摧毁了我们的变天幻想,明白了只有跟着共产党才有光明前途的道理。——方锡智(原国民党少校法官)、王桐景(原国民党少将教官)

  共产党给了我两条生命,我过去跟着反动派,共产党没杀我;在改造中我患了肺结核,拄着双拐,政府又给我治好了病,把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出来。只有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国家监狱,才能把我们罪犯当人看,让我们走向新生。因此我没有理由不好好学习,即使宽大释放了我,我也要继续改造,活一天改造一天。——王世隆(原国民党县党部执委)

  惩办与宽大是相辅相成的,如果没有对我的惩办,我今天是不会认罪的。1960年我重病休克两次,政府硬是把我救活了。这使我认识到党的劳改政策是为了把坏人变成好人。宽大不仅是给生活出路,最根本的还是促进我们的思想转化,让我们重新做人,为社会主义祖国添砖加瓦,多做有益的事。——俞志远(原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

  入监初期,我非常悲观。那时我老婆有病,儿子12岁,我担心家里没人照顾,生活困难,怕儿子不能上学念书。但是政府给我老婆安排了工作,儿子上学还有助学金。现在老婆退休了,有劳保;儿子结婚了,两口都上班,还有4个孩子,这在旧社会,孤儿寡母,就得流离失所,是死是活不堪设想。我罪恶深重,原判死缓,政府根据我的表现,先给我减为远期,又给我减为有期徒刑6年。在政府的改造教育下,我还学会了劳动本领。党的下放就是英明伟大,不仅使我获得了新生,还使我的全家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我怎能不感激伟大领袖毛主席、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呢。——蒲金铎(原国民党军统特务组长)

  上述的几段话,是我们在参加1975年吉林省宽大释放在押的原国民党党政军特人员的工作中,与宽大释放和转业安置人员面对面、零距离接触中所听到、所看到的“认清形势、相信政策、改恶从善、重新做人”感言中的小小片断。这些感言片断,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历史反革命犯的改造经历和改造成效。

  新中国成立以后,为了巩固新生政权,人民政府对历史反革命犯,除了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坚决处以极刑、予以镇压的以外,绝大多数都采取了关押的政策。关押的目的,一是为了惩办他们,防止他们破坏和颠覆新生政权,继续危害社会,危害人民;二是为了改造他们,使他们成为守法的自食其力的新人。经过长期的艰苦的努力,他们的反动立场、观点、思想逐步得到了改造和转化。根据他们在关押改造中的实际表现,我们国家从1959年9月建国十周年开始,经过1960年11月、1961年12月、1963年3月、1964年12月、1966年3月,至1975年3月先后分7次特赦了全部国民党战犯、日伪战犯和部分刑事罪犯。

  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党中央、国务院于1975年9月根据毛泽东主席的建议,决定对在押的原国民党(含日伪)党政军特人员“一律释放”。前述感言的片断,就是发生在1975年11月至12月在吉林省宽大释放在押的和转业安置刑满留场就业的原国民党县团以上党政军特人员时的情景。这一情景不仅是这些人员长期改造过程的一个缩影和集中反映,更折射出党的改造罪犯工作方针、政策的光辉,体现了社会主义中国所取得的把旧社会的“鬼”变成新社会的“人”的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标志着我们国家完成了以改造在押的历史反革命犯(包括日本战犯、国民党战犯、日伪战犯)和旧社会渣滓为主的历史使命。而我们为能够参加1975年和1982年这一具有历史标志性的工作,感到无比的自豪、光荣和感慨。感慨之余,我们想有责任记下这历史珍贵的一页。

  1975年9月中央作出的宽大释放在押的原国民党县团以上党政军特人员的决定,是在1975年3月特郝全部在押战争罪犯和宽大释放1962年至1965年的全部美蒋特务和特务船船员之后的又一重大政治行动。吉林省宽大释放的工作,根据中央的精神,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中央统战部的统一部署,在省委、省革委会的领导下,有组织有计划进行并完成。

  1975年,中央在部署宽大释放在押的原国民党县团级以上党政军特人员的同时,还要求各地搞好对在押的原国民党县团级以下党政军特人员情况的调查摸底工作,以便在完成第一批宽大释放工作之后进行第二批的宽大释放工作。但由于特定的历史情况,第二批的宽大释放工作直至1982年才得以进行。

  1981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公安部发出通知,要求各地研究落实好释放和安置原国民党县团以下党政军特人员工作。1982年1月2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了公安部《关于释放和安置原国民党县团以下党政军特人员的方案》,同年3月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2次会议作出了《关于宽大释放全部在押的原国民党县团以下党政军特人员的决定》。根据《通知》、《方案》和《决定,我省迅即开展了工作并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对已假释到社会的原国民党县团以下党政军特人员,按中央规定,通知当地司法机关办理了宽大释放手续。同年9月至1983年6月,又对全省留场就业的原国民党县团以下党政军特人员陆续进行了转业安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