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回眸

历史回眸

拓荒者的足迹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11-26
  • 字体:

□闫凤举

 

  岁月如诗,生命如歌。省监狱管理局镇赉分局迎着时代的风雨,沐浴着改革发展的春风,超过近半个世纪的历史。50年的沧桑岁月,50年的发展历程,镇赉分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昔日吉林省的北大荒,已经变成了良田万顷的鱼米之乡;昔日荒凉的四方坨子,也变成了楼房林立,街道整洁,初具规模的小城镇。喜看今天的民展变化,令人欣慰,催人奋进。作为镇赉新生农场的建设者,心情更是无比喜悦。在省监狱管理局建局50周年之际,我与当年并肩战斗在机务战线的老拖拉机手们一起回忆,写下这篇纪念文章。

 

一生服从党安排

  1954年,吉林省公安厅为适应监狱工作需要,组建省公安厅劳改勘测队,经过两年多时间的勘测,选定了镇赉县四方坨子这块土地,准备在这里开发建设一个大型劳改农场。从1956年春开始,民警、工人、武警以及罪犯浩浩荡荡地开进四方坨子。在这茫茫旷野上,垦荒造田的任务,历史性地落在我们农机人员头上。当时机务队目标十分明确,那就是为早日建成大型劳改农场垦荒造田。

  1955年春,省局把饮马河新生农场的3台匈牙利产拖拉机,调往镇赉刚刚组建的喇嘛仓新生农场。当时的拖拉机手,除原有喇嘛仓农场机务人员外,还有抗美援朝转业来的同志,再就是黑龙江省、梨树县、桦甸县调来的同志,称得上是来自四面八方,一共有30人。19562月,因为将有大批农机具进场,急需机务人员,省公安厅决定将省公安干校的42名学员,派往牡丹江农机培训班学习3个月,回来分配到镇赉四方坨子做机务工作。以后的一年里,省农业厅又从各农场调来十几名拖拉机手,还从镇赉县水利中学、张家园子农机校及大石头林业局调入几十名拖拉机手,一时间机务人员共达400余人。

  我是19548月由哈尔滨农业机械化学校毕业分配到吉林省公安厅四处六科任农机技术员的。刚毕业时,科长王喜文经常派我到饮马河农场、镇赉县喇嘛仓农场、道保农场帮助解决一些农机方面的问题。

  1956年初,省劳改局农业科派我到镇赉四方坨子培训拖拉机手,协助农场制定农机具、储油设备、加油工具等农机购置计划,为开荒建场做准备工作。1958正式调到四方坨子农场,从此,我和许多年轻人一样,扎根北大荒,一干就是一辈子。

  为了不断提高这支庞大机务人员队伍的政治、业务素质,从1955年后,几乎每年都举办农机培训班。印象最深的是1958年省局刘树彬副局长到培训班做报告,他给我们讲当时的国内外形势,鼓励全体机务人员克服困难,振奋精神,认清形势,发奋学习业务技术鼓足干劲,增强占用困难的勇气和信心。

  1956年春,匈牙利专家巴布在公安部有关同志陪同下,来到四方坨子培训农机手。专家亲自拆卸、修理、安装、调试并手把手教我们,大家受益匪浅。当时有两名翻译同时工作,一人将匈牙利语翻译成英语,另一个人再把英语翻译成汉语。匈牙利专家在这讲了十多天课,大家认真听讲,边学边干,对农场拖拉机的使用、维修和保养水平有了明显提高。

  400余名拖拉机手中,很多人成为农机工作骨干力量,还有几人担任了总队、大队的领导工作。李广仁、李殿祥同志,在工作中苦干实干,努力钻研机务技术,遵守机务规章制度,曾创造了机车工作一万小时无大修的全国纪录。修理工侯明善同志由于工作中任劳任怨,钻研修理技术,成为我场优秀修理工人,两次获得吉林省劳动模范称号。

  在拖拉机手的培训中,除了政治学习外,我们重点学习了匈牙利、东德和苏联产拖拉机的构造原理、使用、保养、故障排除,达到懂原理、会使用、会保养、会操作的目的,同时清空编写了培训机手的全套讲义。

  工作中还摸索出了一套机务规章制度,包括《田间作业技术规程》,《安全操作规程》、《保养制度和保养规程》,推广技术保养先进经验,开展以优质、高效、安全、低耗为内容的劳动竞赛,极大调动了机务人员的积极性。

  抚今追昔,我们忘不了当年垦荒造田的那段艰苦创业的生活,忘不了风雨同舟、同甘共苦、并肩作战的老战友。忘不了当年广大机务人员那种服从组织需要,听众党的安排,党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干什么就干好什么,不计较个人得失,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的苦干实干精神;他们那种以苦为乐,以苦为荣,不怕困难,战天斗地,艰苦创业,革命加拼命,无私无畏,忘我工作的奉献精神;他们那种以场为家,爱场如家,艰苦相互,勤俭节约的光荣传统,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继承。

 

犁出一片新天地

  “芦苇荡,小叶樟,蛤蟆腿,烂泥塘,这是50年代人们对四方坨子自然景观的描述。历史上这片沼泽地,是由嫩江多年落水泛滥形成的冲积平原,属于草甸黑钙土,土质十分肥沃,是典型的东北黑土地。在这片土地上开荒有三大困难:一是草根层厚,开荒附图大,芦苇小叶樟根系盘根错节,密密麻麻有10多公分厚,翻过来大部分是草伐子,碎土很少,耙碎很困难。由于土壤水份大,拖拉机牵引五铧犁常常把保险销拉断。二是虽然1956年修长了嫩江大堤,也挡不住部分外水涌入,而内水干涸还需要时间,所以建场之初的3年里,开荒机车经常陷车,有时拖拉机本身都出不来,何况再牵引五铧犁,陷车时必须用别的机车把它拉出,拖拉机手们用手抠掉粘泥再去作业。第三个困难就是荒地高低不平,连续作业十分不便,开荒时只好选选择地势较高的地方开垦,虽然能勉强作业,但影响开荒质量和进度。

  在这种情况下,广大机务人员,大搞技术革新,将主力车型进行防陷改装。试验成功后,用木板加宽链轨板,减轻了机车对土壤的压强,对五铧犁陆轮也进行改装,大弯轴用铁练子拉紧,避免把五铧犁大弯轴拉翻背不有作业,这样大大地回忆了开荒进度。

  冬天,专门学界了机械化中耕除草培训班,系统地学习苏式42型万能中耕除草机的构造特点、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第二年,我们根据东方红54型拖拉机的构造特点,把原60公分垅距改为70公分垅距,这样拖拉机趟地就不压苗了。播种时将3台播种机软联结,使18根垄行距保持平等。中耕机除装犁铧外还安上翼形齿,护苗带两侧共留8公分,有的分场怕压苗,还加装护苗板,效果非常好。从此,结束了机械不能中耕除草的历史,为总队粮食增产起了很大作用,这项作业当时达到了全国先进水平。

  据统计,1956年共开荒3752公顷。1957年开荒3773公顷,1958年开荒2698公顷,3年共开荒10223公顷。基本上完成了开荒任务。以后,由于低洼地逐年干涸,逐渐地把土地连成片,到1961年共开荒15264公顷。我记得仅七分场当时就有108块地,以后逐年把土地连成片。随后,把大部分土地变成了条田,准备建成旱能灌,涝能排的高产丰产田,就是现在这个农田的雏形。

 

创业精神永相传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镇赉新生农场兴建了著名的四大工程,即修大堤、输变电、小铁路、排灌站,这四大工程都流过机务人员的潜水,付出过机务人员的艰辛。四方坨子234.5平方公里土地上都留下过他们的足迹,百里荒原的黑土地在短短的3年里被他们翻了个个儿。

  在建场初期,开荒的机车经常陷车,拖拉机手们就用手抠泥,抬垡片垫,摘下犁,一两个小时才能把车弄上来,全身上下像个泥人似的,来不及换洗衣服就紧接着继续投入工作。上车是机工,下车是农工,这是对当年机务工作的真实的生活写照。

  建场初期小麦播种面积较大,四五千垧地只有一台联合收割机,脱谷机也不多,有的分场小麦脱谷一直干到春节前,机手两班作业,满身满脸都是灰,大家为了多打粮食,没有一声怨言。机务队实行24小时两班制,每天一般工作13小时以上。一天晚上,八分场一台拖拉机柴油泵坏了,为了不影响机车作业,机务队长赵志才和另外一名工人连夜把50斤重的柴油泵从30多里以外的分场抬到四方坨子修配厂,等柴油泵修理完后,连夜又抬回去继续作业。

  作业中农机具坏了,在地里就直接送往修配厂修理。如四分场李殿祥同志在机车作业时,农机具的联结器大轮坏了,在跑修配厂4.5公里的地方,他硬是用手把大轮轱辘到修配厂,修好后又轱辘回去,安上后继续作业。他还创造了一天一个班次,拉3台中耕机中耕60垧的作业记录。二场拖拉机队为了提高效率,干脆搭起帐篷住在荒野上。秋末冬初,寒风凛冽,雪花纷飞,早晨起来被子上常常是一层白霜,刮大风的时候,帐篷经常被大风刮翻,他们不叫一声苦。

  困难时期各种油料严重短缺,大家研究废油再生。各机务队、修造厂将保养洗涤用过的废柴油、齿轮油收集起来,自制土设备用蒸馏法、酸碱法、过滤法和白地吸咐法进行废油再生,3年多时间共再生柴油、煤油30多吨,还有机油、齿轮油、皮带油等,解决了燃眉之急。

  拖拉机开荒时常常有野狼跟在五铧犁后面捡耗子吃,令人毛骨悚然。二场拖拉机手郭成林晚上给拖拉机保养时,一只恶狼向他扑来,同伴们闻讯一齐冲上去把狼赶跑。到后来,夜间开荒的拖拉机手都尽量佩带步枪。

  建场时住房紧张,大多数同志是单身,住独身宿舍,吃食堂。已经结婚的同志住房就成了问题。当时就有两家住在一铺炕上,中间用毛毯隔起来的情况。还有的同志住在地窨子里,有的友附近农村租房子住,但是再大的困难,也难不倒拓荒者。

  回首超过的艰苦创业历程,追忆付出的汗水和辛劳,望着用自己双手开垦出来的万顷良田,我们无怨无悔。镇赉分局历经50年的沧桑岁月,已经建成了比较现代化的大型监狱农场。特别是近年来,农业连年获得大丰收,人们安居乐业,场区变化日新月异,更让我们这些老镇赉无比欣慰。我们现在虽然已经退休了,但仍然是镇赉分局的一员,我们愿意为建设镇赉分局发挥剩余的光和热,献出我们的毕生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