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回眸

历史回眸

走出蛤蟆河(一)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10-22
  • 字体:

  ——吉林监狱回迁回忆录 

  口尹琦 

 

  吉林监狱原在吉林市,文革期间,从吉林市迁到永吉县江密峰镇红旗大队和罗圈大队交界处的蛤蟆河山沟里。1984年至1987年历时3年,又从蛤蟆河山沟迁回吉林市。我作为当时吉林监狱主要负责人,见证和经历了回迁的全过程,谨以这篇回忆录献给关心吉林监狱的领导和同志们,献给所有为吉林监狱回迁做出贡献的人们。 

 

 

  我原是公主岭劳动改造管教支队的副政治委员,主管监管改造工作。1984年新年刚过,省劳改局刘启新局长找我谈话,宣布我去吉林监狱任一把手。 

  我于115日正式赴任。吉林监狱的情况过去也了解一些,实地一看,我更加感到工作难度太大了。主要是中层干部中的技术人员思想不安定,多有调出单位的要求,每天找我谈话要求调动工作的人不少,调出的理由是山区交通不便,家居市内,每天上下班乘班车行程3个小时,常年起早贪黑的奔波,孩子上学无法照看,工作、家庭两头顾不上。家住蛤蟆河的民警孩子升学后在市内租房费用高,负担不起,想调到市内单位工作。有这种思想的民警不光是技术人员,经了解,凡是有点能力的民警,没有安心在蛤蟆河工作的。即使是没什么能力的民警,凡是有子女在市内念书的,都无法安心在监狱工作。 

  设身处地为民警想一想。在深山老林里,距市区90里地,交通不便,生产搞不上去,民警又不安心工作,怎么办?出路在哪里?我绞尽脑汁,坐立不安,甚至闭门谢客,斗争了好几天晚上。说实在的,我也很矛盾,维持现状吧,民警中有不少人要求调走,人才流失将不可避免,工程技术人员一走,生产怎么办?如果勉强不让民警走,目前的实际困难又无法解决。思来想去,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把监狱迁回市内,生产、民警困难迎刃而解。 

  监狱回迁市内非同小可,首先要经省批准。新建一所监狱需一大笔钱,省劳改局不一定能背得起这么大的包袱。其次,要找买主,距市内近百里的大山沟,谁能买呢?第三,要选准市内场地,找到卖地单位。 

  需要和大家商量。事先和金载运监狱长商量一次,他十分赞成回迁,鼓励我办成这件事。我们召开党委扩大会,请前届班子成员列席会议。在会上,我将几天来遇到的困难和找出路的思路全盘端出,请大家发表意见。没想到的是气氛立刻活跃起来,都兴高采烈的争相发言,一致表示赞同监狱回迁,都说别无选择。还表示说:有天大的困难也应闯一闯,这关系到监狱今后生存和发展的大事。 

  坚定信心后,我专程赴长春数次,向省厅、局领导汇报吉林监狱目前所处困境和回迁市内的设想。省厅、局领导认真听取了我的多次汇报,经过多次开会研究,终于批准了吉林监狱回迁吉林市的请示报告。我听到这个喜讯,欣喜若狂,激动不已,第二天起个大早,行色匆匆地赶到长春,兴高采烈地走进刘启新局长办公室。刘局长说:“老尹啊,这回你如愿以偿了。回迁监狱,厅党组批准了,责成我找你谈谈具体事项。吉林监狱回迁是省劳改局的大事情,已列入1984年全省工作大计之首,要求吉林监狱尽快上报预算,以便报省政府批准。为减少省里压力,上报预算不要太高。同时,你们要积极找到监狱旧址的买主,争取卖到好价钱。还要选好监狱迁回市内的新场地。”听到这儿,我情不自禁的说:“谢天谢地,吉林监狱总算有救了,我代表吉林监狱民警衷心感谢厅局领导的正确决策。”刘局长说:“你别忙谢,我还有具体要求。今年的生产指标不变,生产任务要完成,亏损指标不能突破,你们要边生产,边建设,边搬迁。”为了能达到监狱回迁市内的目的,刘局长提出的“三边原则”我也一口答应下来了。 

    

  能否找到监狱旧址买主,是实现监狱回迁的首要环节。事先我们了解到位于桦甸的奋进洗衣机厂有搬家的意向。奋进洗衣机厂在桦甸深山老林里,离火车站180里,原是军工三线厂,后调整生产洗衣机,一千余工人,久居深山,盼望出山已久。可是当时政策规定这类工厂不能进城。两年前,听说吉林监狱可能搬迁,主动找过监狱,要买下吉林监狱全部场地和家属宿舍。因监狱搬迁没得到省局批准而放下了。 

  我认为这个线索非常有价值。我和金载运、刘世民同志立即驱车前往奋进洗衣机厂时,出乎他们的意料。书记、厂长和两位老领导较熟,他们互道别情。听说我是新到任的监狱政委,接待的很热情。 

  奋进洗衣机厂的党委书记姓马,年近60,面临退休,为人忠厚坦诚,有长者之风。厂长李喜明,40岁,大学本科毕业,机械专业,是搞洗衣机的行家里手。 

  我向他们介绍说:监狱原来也想过搬迁的事儿,那时上级没批准,现在省局已经批准我们搬迁的申请了。吉林市政府也向我们介绍了几家买主,但我听金监狱长和刘政委说我们两家有过交往,议定过价格,所以我们在几家买主中就先来你厂了。”他们听我讲的近情近理,都很高兴。因为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没再往下谈。 

  第二天早饭后,马书记和李厂长参加谈判。马书记说:昨晚我们开了一个厂务会,决定买你们监狱场地。只是具体事项没来得及商量。这样吧,过些天我们派人到你单位再详谈,你们看可以不?”刘政委、金监狱长没表态,都看着我。我明白这是让我表态,于是我说:“当然可以。说老实话,从上次谈这件事至今已两年多了,监狱的厂房、家属宿舍、营房等建筑也有发展变化的,你们应当实地看看再商谈顺理成章。不过,时间别拖长了,时间久了对别的买主我们不好交待。”马书记说:“请放心,下周准到。” 

  第一个回合就这样定下奋进洗衣厂买监狱的意向。 

  从桦甸县回监狱三四天了没动静,我们天天翘首以盼,第五天,奋进洗衣厂马书记、李厂长、还有两位办事人员来到监狱,由我和金监狱长、刘世民老政委以及班子成员出面热情接待,头天晚上只接风不谈判。 

  第二天,我和金载运监狱长陪同马书记、李厂长等人参观监狱各个车间、仓库、汽车库、家属区和营房。下午,马书记、李厂长与我、金载运监狱长举行第二轮会谈。这次会谈提出了实质性问题:价格和搬迁时间。具体如下: 

  1.我方要价过高,对方不认可。 

  2.搬迁时间,我方提出4年为期,对方要求2年为限。 

  就这样,第二个回合没谈下来,但也没伤和气。双方约定一周后,在奋进洗衣厂举行第三轮会谈。看上去双方都有诚意,也都有余地,都须请示各自主管部门领导。 

  第二天,我急赴省劳改局向刘启新局长、李立光副局长汇报了两次会谈的情况。刘局长听后很高兴,他指示:“争取谈拢价格,搬迁时间4年是长了些,2年我们的困难太大,那就3年吧。付款可以按搬迁进度分期付款。省政府的批件和买监狱新场地的工作希望你们抓紧进行。与此同时,改造、生产工作也不要忽视,要学会弹钢琴,两手十指协同动作,不要顾此失彼,你们今年的亏损指标,千万不要突破。李立光副局长说:新建费用他们报告比较高,局里要分3年想办法解决。 

  我回监狱的当天晚间召开监狱党委扩大会,在会上我将两次谈判进展情况向大家作了介绍,把刘局长的指示作了传达。 

  从长春回来的第5天早晨,我和金载运监狱长如邀赴奋进洗衣机厂,进行第三轮谈判。这次整整谈了一天,终于达成协议,将监狱场地、建筑物卖给奋进洗衣机厂。其中,监狱各车间的机械、物资、生产线设备、产品、半成品、原料、燃料、车辆由监狱搬走。搬迁期以3年为限。 

  3月中旬我与奋进厂马书记在卖监狱的协议书上正式签字、盖公章。同时签下了移交协议书。 

  签订合同和达成协议后,我先后召开狱务会和全监民警、工人大会,公布了卖监狱的事项,全场爆发热烈掌声,大家看到搬回市里指日可待,欣喜若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