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回眸

历史回眸

走过燃情岁月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06-30
  • 字体:

  ——接管延吉监狱

  □金丽准

  我出生在吉林省延边龙井县(现为龙井市)智新村一个朝鲜族家庭。1948年3月末,我正在读初中时,正赶上大部队招学生入伍,我就满怀激情的报名参军。入伍后我被分配到当时的延吉县人民法院做警卫工作,之后领导又让我管理押犯。从接收吉林省延吉监狱到离休,我一直在监狱系统工作,可以说是吉林省监狱工作发展壮大的见证人。

  半个世纪前是,在解放战争隆隆炮声中,我作为一名革命战士,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胜利进军,曾参加了对旧监狱的接收和新监狱的创立、建设工作。当时,东北革命斗争形势非常好,东北全境大部分地区已经建立了人民政权。吉林省政府建立了延边专区和延边行政专员公署,接管了日伪在延吉的各个机关,包括监狱。当时,监狱和看守所由人民法院负责,公安机关主要是负责内部保卫和策反工作。所以,延吉监狱在那时叫延吉县人民法院监狱。

  1947年至1948年间,延吉县公安局局长,延边专区公安处处长是聂怀德同志。1955年上半年,吉林省人民政府公安厅改称吉林省公安厅后,聂怀德同志任公安厅副厅长。1951年9月19日,延吉县人民法院监狱开始归吉林省人民政府公安厅领导,并更名为吉林省延吉监狱。1955年随公安厅的更名,改称吉林省第三监狱,直属公安厅领导,对外名称为地方国营吉林省延吉新生企业工厂。

  1948年的延吉县人民法院监狱,位置在现在的延吉市延边朝鲜族自治州艺术馆位置,始建于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是日伪时期的老监狱,关押条件特别差。我们接管时有押犯二三百人,多是一些历史反革命分子和社会上的流氓地痞、土匪恶霸、老鸨、盗窃、诈骗等现行的刑事犯罪分子。监狱长由延吉县人民法院院长李钧辅兼任,教导员是郑玉柯。整个监狱院里并不是监狱独占,辽里东边是延吉县人民法院的办公室,南边是延吉县公安局的看守所,西边半个地方才归延吉县人民法院监狱使用。民警的办公、住宿、食堂、卫生所都在一个院里并和罪犯混在一起。由于受关押条件的限制,罪犯男女混押,不分老少。监狱民警只有5人,外加一个8人的警卫班。由于民警少,实行供给制,狱政经费缺,押犯多,条件差,只好让罪犯给民警做饭、看病、理发。

  监狱民警组织罪犯拉粉条、熬糖稀、编织草制品,还把70里外的一块荒地开垦成良田。

  为了让罪犯有活干,有饭吃,监狱在那时就开始组织罪犯进行生产劳动。我们在监狱院里头找了一间空房,组织罪犯打草绳,编草袋,生产铁钉。到了秋天土豆下来了,就让罪犯洗土豆,拉粉条,然后上街去卖。上冻时候买些甜菜熬糖稀,做成生产糖块的原料向外出售。制做糖稀在今天看来是件特别容易的事,而在当时民间工艺条件下进行生产就显得很不简单。熬糖时必须要掌握好火候,不然会糊锅,记得刚开始时没有经验,就糊了锅,后来经过不断摸索才成功了。看到糖稀生产出来了,高兴的心情就如同原子弹试验成功一样,甭提多高兴了。监狱将这些收入作为罪犯的生活经费和狱政费用,日子好过多了。

  1950年夏,监狱院里的延吉县公安局看守所搬出去了,这块地盘给了监狱。这时,办公条件也得到了一些改善,监狱机构也开始得到了完善。监狱下设了管教股、生产股、总务股,李文成同志为监狱长,民警的人数增加罪犯增多,生产能力和规模也得到了增强。到1951年初,延吉县人民法院也搬走了,整个院子都给了延吉县人民法院监狱,成了以后的吉林省延吉监狱雏形。

  延吉监狱当时还办了一个农场,在延吉县人民法院监狱西边一个叫天岗的地方,是一片大荒地,也没有什么人家,离延吉市还挺远,当时没有什么交通,只靠一辆马车拉送人员和生产、生活物品。监狱当时派了一名民警和警卫班,带领一百多名罪犯,到那里开荒种地。全部罪犯的衣服、行李,自备自带,住在非常简陋的草棚子里。民警则与警卫班住在一起,也就是个小土房子。当时带罪犯出工劳动也没有什么钟点。早晨,太阳还没出来,民警就带着罪犯出工了,日头落了才收工回来。当时几名警卫人员管这么多罪犯,又是在前不靠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组织罪犯生产劳动,是多么不容易呀!他们靠得是什么呢,靠得是对党的忠诚,对事业的献身精神,对工作的认真负责的态度。到1951年9月,延吉监狱农场已有旱田83垧,水田15垧,草房5间,马、牛、羊、猪等家畜也发展不少,后随延吉监狱一同转归省人民政府公安厅。

  1951年5月,我离开了延吉县人民法院监狱,调到了吉林省人民政府法院狱政科。狱政科科长是关鹤轩同志,办公地点在吉林市文庙新建的小白楼内,从此掀开了我在监狱工作上新的一页。

  追忆57年前接管延吉监狱的情况和延吉监狱的初建,至今我仍感慨万千。许多事情,许多同志,仍然是历历在目。前边讲到的那些生活琐事,那些同志的平凡事迹,虽然已经成为了过去,成为了历史,但那种精神,那些场景,将使我永远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