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回眸

历史回眸

纪念是连接历史和未来的桥梁(一)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06-03
  • 字体:

  ——写在吉林省监狱管理局建局五十周年     

  □ 王殿钧

 

  吉林省监狱工作是在吉林省人民民主政权建立之后接收、改造旧监狱基础上逐步建立和发展起来的。半个多世纪以来,吉林省的监狱工作在党的领导下,经过几代人的不断努力,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纪念吉林省监狱管理局建局50周年,不仅因为纪念是连接历史和未来的桥梁,同时也是为了缅怀历史,告慰前辈,启示后人,珍惜事业,开拓未来。我作为一名在吉林省监狱工作战线上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同志,在吉林省监狱管理局建局50周年之际,将我所经历,所知道的吉林省监狱工作一些事情回忆出来,以示纪念。

 

艰苦条件下办农业

 

  1951年,为了贯彻执行第三次全国公安工作会议通过的《关于组织全国罪犯劳动改造问题的决议》和毛泽东同志关于“大批应判徒刑的罪犯是一个很大的劳动力,为了改造他们,为了解决监狱的困难,为了不让判处徒刑的反革命分子坐吃闲饭,必须立即着手组织劳动改造的工作。凡已有这一工作的地区,应在原有基础上加以扩大。主要的办法是,是由县一级,专署一级,省市一级,大行政区一级和中央一级,共五级,分工负责,划分人数,指拨经费,调配干部和管押的武装部队,组织罪犯劳动,从事大规模的水利、筑路、垦荒、开矿和造屋等生产建设事业。此事极为艰巨,又极为紧急。必须用全力迅速地获得解决。”的指示从这时起,大规模的劳动改造罪犯工作就在全国范围内逐步建立和发展起来了。我省监狱工作大规模开展也是在这个时候。1951年8月,我从舒兰县公安局调到省人民政府公安厅,没调来之前,我是舒兰县公安局治安科科长,调到省人民政府公安厅后分配到第四处(劳改处)。当时四处刚刚成立,有副处长两人,王健民和刘荣胜,我是科员。这时,正值贯彻中央关于将监狱、看守所、劳改队由人民法院转归公安部门领导的时候。9月下旬,省人民法院、省人民政府公安厅在法院开会宣布接交,我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由当时的省人民法院院长关俊彦主持,副院长肖丹峰代表省人民法院向省人民政府公安厅副厅长王吉仁进行了工作移交。将省人民法院管理的3个省直监狱、3个劳改农场和19个看守所,移交给了省人民政府公安厅管理。关俊彦院长当时还讲了一句话:我这是从这个兜掏出来(指劳改工作),放到另一个兜里去了。这句话很风趣,也很亲切。由于我当时参加了这个会议,所以至今我还是记忆犹新。

  散会时,王吉仁副厅长看见我,问起我的情况。我说我已调到公安厅四处工作。过了不几天,王副厅长找我谈话,让我到前郭旗去新建劳改队,我作教导员,管改造和政治工作。岳云鹏为大队长管生产、基建和内部事务,并确定明天就出发。当天我就到处里开了介绍信,到省公安总队要了一个排的战士,开赴前郭旗建劳改农场。我到了前郭旗十二马架子农场(是省人民法院建立的种植水田劳改队),那里已有提前报到的干部30多人。我记得有王和、王才、王庆、尚国林、钱真、彭连荣等人。因为来到前郭旗时已是深秋,早晚天气较凉,气温也比较低,盖房子用的泥坯已经不能脱了,房架子的木材没有,人员住的房子是盖不成了,只好等到明年再筹建农场,所有人员只好在这里过冬。这时候前郭旗劳改队刚建好了两栋监舍,能关押400名罪犯。后经调查研究,筹建新农场这个地方缺乏水利灌溉工程,种不了水田,决定扩大十二马架子农场,新农场不建了。我们几个同志统一意见后,由我起草一个报告,由十二马架子农场场长马骏同志到省人民政府公安厅作了请求,省人民政府公安厅批准了我们的报告,现有人员与原省人民法院前郭旗劳改农场合二为一,定名为前郭旗省第三劳改大队。我是教导员。大队长马骏,副大队长岳云鹏、李兰波。

  前郭旗十二马架子农场设在大草原上,那里草高风大又是涝洼盐碱地,自然条件十分恶劣。夏天蚊子小蠓虫遮天盖地,扑在人脸上眼睛都睁不开。民警整天带着罪犯在水田里劳动,地里是水,田埂是泥。白天太阳很毒,找个背阴的地方都没有。晚上蚊虫叮咬,又没有蚊帐,使人难以入睡。当时的民警都住在炕上,由于当地地表水位高,屋里老是水汪汪的,烧炕时先得从灶坑门把灶坑里的水掏干净才行。外头太阳晒,屋里就像进了现在的桑拿浴室一样。院子里的牛晚上在地上趴久了,早晨一看大半个牛都陷到泥里去了。有一次我骑马进院子,马陷到泥里趴下了,人也从马身上摔了下来。春天时常刮风,沙土飞扬,人们都戴上了防风镜,怕迷眼睛。罪犯生活条件就更差了,住处都是临时搭的监舍,非常拥挤,里面臭哄哄。生活饮水非常困难,罪犯经常不洗脸,没有人模样。吃的都是高粱米,虽说是农场,但没有一块能种菜的土地,民警和罪犯吃菜要到30里以外前郭旗镇去买,因此经常是吃咸菜、大酱。由于十二马架子这个地方地势较低,涝洼地水多,没有什么道路,运输十分困难,加上仅靠两辆大马车拉粮运菜,供几百人吃,根本解决不了什么大问题,由于生活条件和伙食太差,罪犯病号不断增多。我们把这一情况向省人民政府公安厅报告,省人民政府公安厅接到报告后,立即发来3台汽车把病犯全都调给了长春金钱堡省第一劳改大队。另外,我们也及时采取一些措施,十二马架子一带河里的特别多的情况,就组织罪犯捕鱼,罪犯经常有鱼吃,体质逐渐恢复过来,使监管秩序得到稳定。

  到1951年底时,马骏同志按省厅的要求到长春监狱搞“三反”,调离前郭旗十二马架子农场。1952年9月,省人民政府公安厅劳改处成立政治工作科,我被调到处里任政治工作科副科长。当时处的处长及管教科、政工科都和省人民政府公安厅一起在吉林市文庙院子里办公。其它各科室在青年路办公,后把文庙后殿改修成办公室,院外各科室迁回院内,青年路两座小楼交给了省人民检察院、政法办。1953年秋,省人民政府公安厅劳改处搬到了吉林市通天街新建三层小楼办公,直到1954年末,省人民政府公安厅随省直机关迁到了长春市,地址就是现在的省军区大院和原伪外交部楼。省人民政府公安厅劳改处政治工作科迁到长春后,合并到了省人民政府公安厅政治部,我为科长,佟斌为副科长。

  我在前郭旗十二马架子劳改农场经历的这些事情,可以说是当时各地创建劳改农场的缩影,具有一定普遍性。建怀家农场、建万宝农场,直到后来建镇赉新生农场,都是这个样子,都遇到过这些困难和问题,我们硬是克服了这些困难,挺了过来,完成了组织上交给的任务。

 

大跃进时上工业

 

  由于1956年和1957年两年的农业大丰收以及全国工农业的迅速发展,中央提出了“大跃进、大炼钢铁、赶英超美”的口号。农村办人民公社,吃大锅饭,深翻地,使大跃进、大炼钢铁搞得轰轰烈烈。省人民政府公安厅当时在吉林省辉南县接收了一座小煤矿,紧接着就由省人民政府公安厅副厅长沈芲,劳改局局长崔石岭、副局长辛一飞,省人民公安厅三处处长孙诚,行政处处长刘玉山和从省人民政府公安厅各处抽了几个科的科长和科员,如于永禄、岳显斌等,带领着上千名罪犯、劳教人员、就业人员及省政府从扶余、榆树、长春、白城、怀德等地组织调去的上万名民工到那里采煤炼焦,供应通化钢铁企业炼钢,开始了轰动一时的“大闹杉松岗”。

  首先在杉松岗建了4个矿井,成立了辉南劳改总队(厅级建制),下设五个大队,三个采矿队,一个炼焦队和一个机械厂劳改队。另外,为了给矿井提供顶木,还在靖宇县四海成立了坑木采伐大队。辉南劳改总队成立后,由刘玉山任总队长,因为他是采煤工作出身(后病故于辉南杉松岗),比较熟悉煤矿业务。

  到了1959年,随着辉南劳改总队采煤炼焦业的发展,开始修建团林子到杉松岗50多公里的铁路。由于当时钢轨紧张,就用铸铁轨代替钢轨,1960年开始正式通车。第一次火车试运行速度为5公里,铸铁轨就断了70多根,这样就请梅河口铁路分局为这段铁路换了短钢轨,结果成功了。以后这段铁路由铁路部门接管了,正常营运。1960年我从辉南劳改部队回到省劳改局任副局长。当时的劳改局局长是刘树彬,副局长是王怀义、王练、孙诚、孙刚。这年,省局发现四平劳改油漆厂(女犯大队)生产混乱,在1958年到1961年的3年间亏损很大,使省人民政府公安厅领导感到十分惊讶。

  在1961年春天,我带领一个工作组去那里检查和进行整改工作。工作组成员有徐承云(女)、张永伟、赵今普、张恒礼、姜德儒、蒋树仁等同志。到四平劳改油漆厂后,发现那里生产搞得很不像样子。大跃进后留下的厂房千疮百孔,设备破烂不堪。院子里堆满了废品、废料、废玻璃容器、垃圾成堆,无法下脚,整个生产基本上处于停顿状态,监管改造工作也很混乱。在这里工作的劳改民警的生活非常苦,日常做菜连油都没有。我们工作组在那里进行了3个多月的艰苦工作,整顿了监管秩序,清理了监区环境,并与厂领导、技术人员共同研究了生产发展,使这个厂发生了根本好转。1963年,省劳改局又对公主岭新生橡胶厂进行了调整整顿。

  从大炼钢铁时建杉松岗煤矿到后来对公主岭新生橡胶厂的整顿工作,反映了我省劳改工作开始在工业生产方面有了起步。虽然我们还缺乏经验,但这是一个不断摸索和完善的过程,为以后我省劳改工业的发展起到了奠基作用。应该说,这一时期我们的工作有成功的一面,也有深刻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