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园地

理论园地

绘画治疗在未成年文盲罪犯教育改造中的作用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8-10-28
  • 字体:

  绘画治疗在未成年文盲罪犯教育改造中的作用

  摘要:绘画治疗是一种以来访者的绘画作品为沟通媒介,对来访者心理状态进行分析和治疗的活动,是来访者、咨询师、绘画作品三者互动的过程。由于其独特优势,绘画治疗在未成年犯,尤其是文盲未成年犯心理干预和治疗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关键词:绘画治疗 未成年犯 干预 矫正

  在国外,心理治疗师通过艺术治疗的方式来了解、矫正未成年犯,通过对作品的交流走入未成年犯的内心,应用艺术疗法帮助未成年犯处理内心冲突,修正内心扭曲的自我感,促进同一性形成。

  何谓艺术治疗?

  “目前常见的艺术治疗有许多不同的定义和诠释,但基本上却可分为两派不同的看法︰一为Art in Therapy,另一为Art in Psychotherapy。Art in Therapy亦即艺术本身就具有治疗的能量,它是一种自我发现与外在世界沟通的管道,而艺术创作的过程就是治疗的过程。后者Art in Psychotherapy的派别,其说法是艺术创作(art making)被运用成为一种治疗的方法,是病人与治疗师之间象征性和非语言的沟通媒介,强调艺术作品是一个有用的诊断工具来辅助病人和治疗师之间言语上的沟通,进而解决问题、化解冲突,形成新的认知来促进个体的成长和正向的改变。”[ @陆雅青:《艺术治疗》——绘画诠释:从美术进入孩子的心灵世界。]

  艺术治疗的项目现在越来越多样化,但基本上分成五类:绘画、音乐、戏剧、肢体与诗歌。戏剧、诗歌等的艺术治疗需要较高文化水平的未成年犯才可以进行,因其关系到注音符号和字词文意。

  绘画治疗最早可溯源到史前人类的岩洞壁画,这些绘画表现了原始人类与当时世界的关系及其对生命的探讨。由于绘画治疗中较关心的是个人的内在经验以及创作的过程,而非最后产生的作品,因此接受绘画治疗的人无需具备任何艺术创作的经验或背景,因此对未成年文盲罪犯而言,最适合的是适用绘画治疗。

  通过绘画来抒发情感几乎就是从古至今人类共有的方式。绘画治疗要成为一种独立的、被承认的心理治疗方式,需要多种学科的参与和支持,所以它的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一、艺术治疗的作用与价值

  艺术治疗在这里要强调的是视觉艺术(例如:不同的颜色、形状,线条与图象等)。这样的方式,常常可帮助我们阐释出文字语言所无法表达的东西,但“图画诊断分析”的部分只是对于未成年犯本身的心理状态做出解释,并非艺术治疗。因为治疗要有效果,常常取决于受访者与治疗师之间的互动和关系的建立。艺术治疗师会带领及引导受访者从事画图、剪贴与雕塑等艺术创作过程,只是要藉着非语言的、间接的且较不具威胁性的方法来了解彼此,建立互信关系,同时藉著作品找出盲点。关系一旦建立,沟通渠道变得更为疏通顺畅,治疗才能真正开始。?

  绘画治疗是一种以来访者的绘画作品为沟通媒介,对来访者心理状态进行分析和治疗的活动,是来访者、咨询师、绘画作品三者互动的过程。由于其独特优势,绘画治疗在未成年犯,尤其是文盲罪犯心理干预和治疗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油画作为情感表达的工具,能够反映出人们内在的、潜意识层面的信息( 心理意象),是将潜意识的内容视觉化的过程。人们对油画的防御心理较低,不知不觉中就会把内心深层次的动机、情绪、焦虑、冲突、价值观和愿望等投射在油画作品中,有时也可以将早期记忆中被隐藏或被压抑的内容更快地释放出来,并且开始重建过去。而且在油画的过程中,个体可以进一步理清自己的思路,把无形的东西有形化,把抽象的东西具体化为心理意象。”[ @贺志明、赵兰《油画与心理矫治------油画疗法在女犯心理矫治中的应用》。

  ]首先,绘画治疗可以降低来访者的心理防御程度,使其在不知不觉中敞开心扉,特别是一些内向的未成年犯;其次,基于绘画治疗的生理基础,绘画治疗对无法用以言语为媒介的言语沟通性治疗的情绪性问题,心理创伤等问题有良好的干预效果,因此特别适用于有情感困扰的、人际关系紧张的未成年犯;最后,绘画治疗除了是创造作品的过程,更是一个情感宣泄的过程,让来访者使用艺术的形式安全的释放心中负能量。

  “与传统的心理治疗相比,油画疗法是运用非语言的象征方式表达出潜意识中隐藏的内容,女犯不会感觉被攻击,阻抗较小,容易接受,有利于真实信息的收集;油画疗法不受女犯语言、年龄、认知能力及油画技巧的限制;治疗的实施不受地点和环境的限制,并且可以灵活采取单独或集体进行的方式;油画疗法可以使女犯通过正当的方式安全的释放毁灭性能量,使女犯的焦虑得到缓解,心灵得到升华;油画治疗的测验可以多次使用而不影响诊断的准确性。此外油画本身有助于个体认识自己无意识的内容,从而产生治疗的效果。”[ @贺志明、赵兰《油画与心理矫治------油画疗法在女犯心理矫治中的应用》。]

  团体绘画辅导试图通过团体绘画的方式来帮助消除未成年犯对管教所封闭式管理、惩罚式训练的排斥心理,通过绘画作品的创作和作品内容的解读与分享来内化和认可未成年犯的行为,养成教育和品德教育,规范其日常行为。

  二、国内外对绘画治疗的理论研究综述

  19世纪末20世纪初,意大利著名犯罪学家龙勃罗梭,法国医生安布塔第厄和保罗麦克斯西蒙等通过收集和研究精神患者的绘画创作来分析他们的病情,至此可以视为绘画方式应用于治疗的首次登场。在这之后,采用绘画方式的测量工具被开发出来,如罗夏墨迹测验、主题统觉测验等,被证明有良好的效果,现在已经被广泛的应用于实践之中。

  20世纪40年代,绘画治疗在南伯格、克莱曼、优曼和汉娜四人的带领下逐步走向正轨,科学的绘画治疗得以确立。美国心理学家南伯格是著名心理学家杜威的学生,由她最早提出了“艺术治疗”这个概念。南伯格非常支持精神分析理论,并且十分重视儿童的自由艺术表现。她认为儿童在自由创作时,通过艺术作为沟通手段充分表达自己的无意识。因此,在她的理论中精神分析是绘画治疗的理论基础。南伯格在大量的实践中确立了后来绘画治疗的基本模式――让患者先自由作画,通过绘画表达自己的情感和意识,然后进行自由联想式的分析和解释。

  克莱曼早期关注于从纳粹集中营里出来的孩子的美术作品,并从中发现了绘画的治疗价值。她也以精神分析理论为其基础,但不同的是,克莱曼强调艺术的内在治疗价值,强调它的升华和洞察作用;优曼在1961年创办的《美国艺术治疗期刊》成为她对绘画治疗最大的贡献。与此同时她还对其他学者的理论进行总结,对绘画治疗进行了明确的规范,区分两大基本取向――“艺术作为治疗”和“治疗中的艺术”;汉娜则是最早的将绘画治疗和家庭治疗结合起来的学者,为绘画治疗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20世纪后期,绘画治疗在逐步发展过程中,越来越多的研究成果发表。1991年帕根对矫正院的青少年使用绘画疗法,缓解了他们内心的冲突、修正了不正确的观念、促进了他们自我同一性的形成;在这之后,卡罗兰使用绘画治疗对5名青少年进行了情绪困扰的排解,帮助他们表达自我形象;1996年,Reese做了关于绘画治疗处理情绪冲突方面的研究并获得了相关的结论,他以被情绪和行为困扰的儿童作为研究对象通过绘画治疗的干预,其结果证实了绘画治疗对情绪问题的巨大治疗价值;2011年,SunheeK .Kim运用曼陀罗彩绘的方法来确定老年痴呆症的严重程度,结果表明患病越重的老人在填图结构性曼陀罗时使用的颜色越少。SunheeK.Kim以居住在国外的老年人为研究对象,通过艺术治疗的形式,有效地降低了他们的负性情绪和焦虑水平并提高他们的自尊水平,从而达到一个更好的生活质量水平。

  国内对于绘画治疗的研究较晚。中国作为世界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在古代人们的生活中,绘画并不具有治疗的功能,只是能帮助绘画者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而已,因此绘画治疗在我国古代只具有一定的雏形而并没有发展。

  关于绘画治疗真正的科学研究始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由于起步晚,我国现在的研究水平远远滞后于国外。在西方绘画艺术治疗理论在中国初步传播的同时,一些领航者也开始了在实践中的尝试。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贾明等人在1989年8月—10月对17例住院精神病人开展了集体艺术治疗,经20次绘画技能训练,迅速得到提高,并用BPRS量表前后对照,反映精神症状有所缓解。他们在1990年9月—1991年7月对38例精神分裂症在药物治疗的同时合并绘画疗法,并设立对照组进行对比分析,结果表明:实验组患者较之对照组在改善意志缺乏,愉快感缺乏等阴性症状方面有明显效果。

  针对绘画治疗方面的论文研究主要发表时间都在2000年之后。2003年,闫俊、崔玉华在《中国临床康复》上发表了《一次集体绘画治疗的尝试》,他们指出来访者的绘画和心理状态保持一致性,并且“通过绘画抒发自己的情绪以得到情感上的宣泄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

  2004年,李仁鸿、罗俊明、吕明春以海洛因依赖者为研究对象,从心理治疗的角度分析依赖者的绘画内容,从而了解他们的心理状态,为戒毒工作起到协助的作用。在这之后,魏芳艳、孙长友等人在2007年发表了以精神病人为研究对象的文章。研究结果表明,绘画治疗对病患精神状况的提高有显著作用,绘画治疗应作为一种辅助手段在医疗界进行推广。

  现在,随着绘画治疗体系的逐渐成熟与完善,绘画治疗已经被广泛的运用在心理咨询、学校咨询和医院精神科的治疗中。应用对象也不再局限于儿童、少年和老人,而是更多的应用到一些特殊群体身上,如少年犯、老年痴呆症患者和失语症患者等。

  三、当前未成年犯的心理行为特征

  当前未成年犯管教所押犯构成主体多为2000后罪犯和部分90后罪犯。他们成长的时代是全球化、市场化、信息化、城市化带来的中国经济社会转型。在特殊的历史语境中成长起来的未成年犯,由于社会化的不完整,既没有形成正确的现代价值观,又没有把优秀的传统文化价值观继承下来,导致他们表现出新的心理行为特征。

  未成年犯成长的历史语境主要表现为:世俗化社会,权威被消解,政治意识淡化,个人主义、消费主义思潮凸显。

  “14-18岁的未成年人正处于青春期,生理和心理都在发生巨大变化。然而身心的发展却是不平衡的,身体迅速发育成熟,心理成熟相对落后,他们的生理和心理水平处在一个趋于成熟而又不够完善、稳定的阶段,心理发展表现出过渡性、动荡性、社会性、闭锁性四个典型特点。”[ 杨林、杨德兰《攻击行为相关因素的研究现状与干预》重庆医学,2006(11)。]

  “在改造过程中未成年犯表现出以下心理特征:身份意识差,维权意识强;悔改意识差,抗改意识强;遵纪守法差,报复心理强;享乐思想突出,缺乏吃苦耐劳精神,以自我为中心,缺乏责任意识;认知较偏执,喜欢标榜独立性;攻击性强,缺乏同情心,学习理解能力差,逻辑思维能力低。”[ @ 范士青、李淑媛、钱珍《未成年犯心理防御特征及其与自尊水平的关系》。]

  未成年犯的犯罪行为表现出模仿和易受暗示性、情景性、戏谑性、冲动性和反复性等特征。在改造过程中,未成年犯由于情绪不稳定,意志和自控力薄弱,辨别是非能力差,容易发生打架斗殴等违纪行为,或发生脱逃、行凶报复等狱内案件。抗挫折能力弱;处理问题方式幼稚;缺乏劳动习惯,劳动技能差;缺乏敬畏意识、规则意识,做事不计后果;缺乏人际交往技能,人际冲突增多的特征。[ 郑芸珍《犯罪行为和暴力》载于《心理学法律》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1989年版。]

  未成年犯服刑的本质就是接受惩罚和矫正。未成年犯管教所的行为养成教育和德育感化教育,在一定情况上约束规范了未成年犯的行为习惯。 但当他们一旦脱离这些矫正环境,其日常行为中的高攻击性就会反弹。

  四、绘画治疗对未成年犯矫正的作用

  美国某监狱利用节假日休息时间,组织未成年犯进行壁画创作。活动开展3个月以后,监狱内打架斗殴的事件明显下降,学员的态度有了明显好转。台湾学者黄于轩在1993年对22位国中三年级具攻击倾向男生为实验对象,实验组接受10次社会认知技巧训练,控制组不接受任何训练。结果显示社会认知技巧训练对国中攻击倾向学生攻击信念、人际问题解决技巧、同情心、教师评定之攻击行为即时辅导效果,追踪辅导效果皆不显著,而社会能力的即时辅导效果与追踪辅导效果亦皆不显著。邓鹿冰以澳门一所违法青少年的教育机构12-16岁的男性违法青少年为实验对象,实验组接受十次心理技能团体训练,控制组不接受任何训练。结果发现,团体绘画训练对违法青少年的攻击倾向行为改变有显著效果。[ 鲍立铣《越轨少年攻击行为及其干预研究》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科学院学刊,2003.2。]

  心理投射经典观点认为,投射是一种防御机制,是一种将自身拥有的或难以接受的想法、感受、特质或行为归于他人的心理过程,它能帮助个体保护自己避免所知觉到的危险,并缓解难以忍受的焦虑和冲突。Freud《歇斯底里研究》一文中也强调了“转移”就是一种心理治疗,患者在无意识中释放过去被压抑的情感、愿望和回忆。

  绘画疗法以心理投射为基础,帮助来访者将自体不被接受的信息“转移”到他人身上及作品上,通过创作作品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和经历,从而缓解紧张以摆脱心理焦虑和问题行为的困扰。投射被认为是无意识主动表现自身的活动,是一种类似自由意志在意识中的反映,利用绘画投射来方法所收获的信息比用言语面谈获得的更有价值。

  “绘画治疗属于表达性艺术治疗的一种治疗模式。艺术治疗学家认为绘画天然就是表达自我的工具,是用非语言的象征性工具表达自我潜意识的内容,通过颜色的选择,构图的大小,线条的长短及排列,笔触的急缓及轻重,用墨的浓淡等。台湾学者陆雅青博士认为,让绘画者透过绘画的创作过程,利用非语言工具,可将潜意识内压抑的感情与冲突呈现出来,并且在绘画的过程中获得抒解与满足,而达到诊断与治疗的效果。”[ 李科生《工读学生攻击性绘画治疗的初步研究》湖南师范大学学术论文。2012.5.]

  综合各种定义,绘画治疗基本要满足如下条件:通过绘画创作来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和发泄自己的情绪,通过绘画治疗达到减少来访者心理困惑的目的。

  五、绘画疗法作用机制的主要表现

  绘画心理治疗师Robin对绘画疗法的作用机制作了较为全面的分析。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1)受访者的思维和心理活动大多是视觉性的,而绘画艺术治疗正是运用绘画去呈现创作者的内心世界的。

  (2)受访者的很多情绪体验的内容本身就是前语言的,创伤被用语言描述。比如我们常常感到在描述自己的真实感受时,语言苍白无力,而更容易通过艺术来表达。

  (3)绘画本身是符号的和价值中立的,受访者可以运用这一工具能较为顺畅的自由表达自己的愿望和问题,这种表达具有隐蔽性,没有社会道德标准等方面的顾忌。那些不被接受的思想、情感和冲动,如果能被个体所觉察和接受的话,通过绘画创作,这些破坏性的力量得以升华,进而转为建设性的力量。

  绘画心理治疗过程包括心理治疗与创造两个平行的过程。除了心理治疗之外,创造过程也为受访者提供一种看待自己所面临问题的新视角。

  绘画所传递的信息量远比语言丰富,表现能力更强。而且在绘画过程中,人们进一步理清自己思路。把无形的东西有形化,把抽象的东西具体化。积压在心中的消极情绪可以通过绘画转化成作品,一方面可以发泄减轻心中的压抑和焦虑,另一方面患者也可以在治疗师的引导下通过自己的作品来认识和反思自己的情绪和问题。

  暴力行为是以人身、财产为侵害目标,采取暴力手段,对被害人的身心健康和生命财产安全造成极大损害的行为。主要集中在罪犯群体中,目前常见的矫正方法是通过限制自由和强制劳动的惩罚方式来矫治,国外研究发现帮助青少年消除内心的冲动和敌对,单依靠行为矫治手段还远远不够,还要配合心理矫治。

  目前在美国的罪犯改造中通过墙壁涂鸦的方式来发泄他们内心的恐惧,对曾遭受身体和性侵害的监狱女囚犯进行绘画艺术干预,结果发现干预提升了她们的自尊和自信,提高了创造力,改变了对生活的态度;湖南省女子监狱原副监狱长赵兰利用油画创作的方式对暴力型女犯进行辅导,通过女犯对油画的创作来认识自己的罪行、构建与民警的沟通平台,促进女犯自我的成长,并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绘画治疗改造模式 。

  “杰克逊波洛克《秋韵第30号》挥洒出的黑色,让我们感受到了一种类似于欲望和暴力的黏黏的感情被释放。这样的话,如同白色一般的内心,也会被这种释放所感染吧。”[ 金善贤(韩)《画的力量》第356页,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6.11。]

  六、绘画治疗介入未成年犯矫正的意义

  未成年犯正处于青春期成长阶段,此时生理和心理都发生相应的变化,心理学中称为心理断乳期。在团体绘画辅导过程中,有些未成年犯可以很快的融入到辅导活动中,并袒露出自己的内心,积极寻求解决心理困惑的方法。有些未成年犯由于特殊的成长经历,在辅导活动中不愿意过度袒露自己的内心,被动的参与团体绘画辅导活动,导致在辅导活动中效果存在个体差异。

  心理分析师指出,无论治疗的对象是谁,对于绘画治疗的解释都必须相当慎重。过度的解释只会增加受访者对于治疗的抗拒,不但无法增加洞察,甚至因此导致受访者的混乱状况出现。

  绘画治疗可以当成诊断的工具,也可帮助个人表达抽象感觉和想法,两种作用的结合有助于促进与连结治疗师和受访者之间的沟通;除此之外,绘画治疗还有助于减轻受访者压力,达到身体、精神和心理上的松弛和健康,启发个人的创造力以及训练手眼协调和肢体运动神经的整合。

  未成年犯透过涂鸦绘画可达到增进自我意识和了解自我,抒解精神疾病症状与调适创伤性经验,如:亲人死亡、重大意外、灾难……等的功效;此外,藉着适当的冒险尝试(创作本身是一种尝试冒险的过程)产生成就感以加强正向的自我概念——自尊(Self-esteem),并由图画中观察出未成年犯的问题,化解冲突和内心的担忧,以增进自我发展和自我成长,当然同时也会享受艺术创作所带来的乐趣。

  未成年犯的图画其实是其成长的纪录和符号,文字表达欠缺的他们,透过绘画的表达,将会发现其内心世界也是多彩多姿。一个未成年犯各阶段的心理、生命发展与智慧想法都可以透过其图画获得了解。一些民警对于未成年犯的绘图保持着一种乱画的观赏态度,甚少仔细的去观察。其实,画中隐藏的符号、颜色配置与构图方式,都显示了未成年犯内心的世界。如何透过绘画涂鸦的方式来了解未成年犯,甚至导正未成年犯的某些受创,就是绘画治疗重要的一环。?

  对于进行未成年犯进行绘画冶疗活动时,心理治疗师认为治疗的环境也很重要,必须提供以下5种情境。?

  1、充足的绘画材料?

  参加涂鸦绘画治疗的未成年犯需要各种各类的材料,借以成功地、很尽性地画图,并塑造和建构他们心中的意象和情感。因为各式各样的颜料将提供未成年犯可能发现和发展他们自己唯一的风格、喜爱与表达模式,如此一来就可以比较容易地打开他们的心房,慢慢地对治疗师坦承表露内心的想法。?

  2、充裕的绘画时间?

  给予未成年犯足够的绘画时间,他才会保持兴趣,然后慢慢地发展越来越感兴趣的绘图表现,甚至出现创作;未成年是否犯对绘画感兴趣,可能与治疗师感性的气质及和善的态度有关,如非干扰的观察、诚挚的倾听和温馨的关怀,这些都可以引起未成年犯的兴趣,而诱导其在治疗过程中进行创造表现。?

  3、舒适的空间?

  安排得当且井然有序的空间,可以使他们一开始就被环境吸引而感到舒服。同时未成年犯可被允许弄脏弄乱此空间,不因他人的不准而感到害怕,排除活动进行中的碍手碍脚;未成年犯需要的是一个令其满意、没有干扰的独处空间。而好的治疗环境需要具备置放材料、有组织的、清楚且一致性的空间。对未成年犯而言,这种内在的秩序感也是有益于其心理上的安全感和身体上的保护,均是同等重要。未成年犯的感觉就如其身体和作品,需要被给予关爱和尊重。?

  4、安全感与尊重感?

  不管是奇异的或写实的、退步的或进步的、消极否定的或积极肯定的艺术表达活动,都需被给予接纳。所谓的安全是防止其产生涂抹或破坏他人物品等行为,毕竟保护未成年犯面对任何来自外在或心理上的危险,在活动进行中都是很重要的;所谓的尊重感,是在治疗的过程中,允许未成年犯有自由的选择其所能接受或不爱的活动、材料和主题、独处或合作的自由。且对待未成年犯的绘画应令其如艺术家般自由发挥,并协助他完成目标,尊重其任何类型作品的呈现。?

  5、充满快乐喜悦与支持力?

  每个未成年犯对于自我的表达和作品都认为是很有价值的一种感觉,会真正地热爱自己的作品和绘画的活动,均为一种快乐和喜悦。?

  时时刻刻给予未成年犯被支持感,让未成年犯心神领会对他的支持态度,并了解未成年犯透过艺术活动过程中的任何创作和挣扎,适时地给予沟通,更可以加强其表达能力上的发展。

  当前介入未成年犯矫正方法惯用的如团体涂鸦绘画,常用于团体辅导的暖身阶段和结束阶段,可分为非惯用手涂鸦和惯用手涂鸦。通过团体成员共同努力,创造出良好的团体动力范围,促进团体成员的成长,引导成员回顾自我历程,思考自己的性格特点,人际关系,理想目标,深入了解自己的个性和优缺点,使成员认识自我、了解自我、接纳自我以及自我尊重和自信。全体团队成员共同涂鸦创作一幅画,可以分组进行评比;惯用手涂鸦,鼓励小组成员在其中寻找乐趣,手臂可以在画面上随意移动,非惯用手涂鸦,鼓励小组成员随意去画,用“画”代替“想”,把自己最原始、最抽象的图样呈现出来?,然后从不同角度观察这幅画,建议他们查看画中是否有他们熟悉的物体和吸引他们的东西,并鼓励他们将画面与自己的思想和情感联系起来,为作品命名,团体分享和讨论。

  结束语

  将简便、实用、有效的绘画疗法应用于未成年犯入监后压力反应的干预治疗中,不仅未成年犯会表达出更为真实的信息,更快地适应监管改造生活,重建自己健康平衡的心理状态,从本质上说,还能加深未成年犯的自我理解,促进其自身的心理健康发展。因此,具有游戏与艺术双重特质的绘画画疗法在促进未成年犯身心健康发展方面值得被广泛应用。绘画治疗要成为一种独立的、被承认的心理治疗方式,需要多种学科的参与和支持,因此它的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对未成年犯中文盲罪犯绘画治疗的研究当前在国内监狱系统还基本是属于空白领域,缺乏详尽与成熟,其干预治疗的方法也在逐步探索挖掘完善中。

  

  

  

  

  作者姓名:邓云菊 于海涛 刘珂 李璐 李静

  1、闫俊、崔玉华《一次集体绘画治疗尝试》《中国临床康复》,2003。

  2、荆其成《简明心理学百科全书》湖南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

  3、朱智贤主编《心理学大辞典》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

  4、郑芸珍主编《犯罪行为和暴力》,载于《心理学法律》,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

  5、何静、蒋明全《绘画艺术治疗在中国发展的介绍》,《湖北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09.15。

  6、李海红、汤晓霞《浅议表达性艺术治疗在心理健康中的应用》《前沿》2012。

  7、李仁鸿、罗俊明等《绘画治疗在海洛因依赖者心理康复中的临床作用》《中国药物依赖 性杂志》,2004。

  8、张雯《自闭症儿童多因素调查分析及绘画艺术治疗干预》,山西医科大学,2005,9。

  9、陶瑾琳《绘画治疗与学校心理咨询:一种新视野下的整合效应》,《中国组织工程研究与临床康复》,2007。

  10、汤万杰《绘画审美治疗对大学生抑郁症状影响的实验研究》,西南大学硕士论文,2007,5。

  11、@贺志明、赵兰《油画与心理矫治------油画疗法在女犯心理矫治中的应用》。

  12、李科生《工读学生攻击性绘画治疗的初步研究》湖南师范大学学术论文。2012.5.

  13、金善贤(韩)《画的力量》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6.11。